在墙与墙之间爬行
杂食注意!

[Evanstan](没想好题目)

首页又看到桃摸包胸,话说桃总你不觉得有点硌手吗……于是有了这篇文

Evanstan,带点盾冬

轻松文,为考试攒人品

有ooc也可能有雷,慎入


暴烈的太阳把片场照得一片花白,不得不说Sebastian确实也是个专业的演员,那天早晨到傍晚他都穿着那件厚实的战斗服装。这也就导致了下戏简单收拾过以后,他还是缓缓散发着热度。Chris给他拿过一瓶饮料,毫不意外地收获了一个微笑。他没意识到自己一直紧盯着对方覆着薄汗的脖子和上面因吞咽而上下颤动的喉咙,直到Sebastian向他叫了一声并咧着嘴表示,如果他真的舍不得这瓶饮料他可以给他还回去,不过只有瓶子。Chris一只手环过去,顺势假装要抢回去,以后不能老是盯着对方的脖子了,他暗暗地想。

最近Chris已经不常盯着sebastian的脖子猛瞧了,却又造成了另一个更大的问题。面对他的好同事,Sebastian,Chris的眼睛总是情不自禁地溜号到对方的脖子以下的部分。别误会,他指的是胸肌,或者说是胸肌上的关键部位。会关注到那“点”完全是个偶然,至少他自己是这么认为的。熟悉Chris的人都知道,他是个挺外放的人,只要他觉得算得上是他好兄弟的人,总免不了被他拍上一拍,有时候会是肩膀,当然,大多数情况会是脖子以下。基于他本人的胸肌锻炼得比其他人要来得发达,绝大部分人并不在意这个。Sebastian也不例外,虽然他第一次被“友情一拍”时反应延迟了半拍,但是习惯的力量是很强大的,至少现在他也能在被采访的时候若无其事地拍回去。

然而意外往往就是在人松懈的时候发生的。

在多日的观察后,Chris发现对Sebastian来说,那个部位up才是常态,就如同Chris友情一拍拍上去的频率一样。两件频率相似的事情总是比较容易同时出现,那么接着下来发生的事也就十分顺理成章了。

他们电影的宣传期来了。宣传期,这意味着哪怕戏下恨不得老死不相往来的演员也要在台上互相摆着笑脸,而关系良好的伙伴更是要展现彼此之间似有若无的火花,甚至把采访变成飙车现场。幸好他们所在的这个剧组并没有什么演员纠纷——毕竟这类型的电影一般都希望角色的名气跟特点大于演员本身,这也就免去坐在台上皮笑肉不笑的痛苦了。说实话,Chris是挺讨厌这种非剧内的表演的,作为一个敬业的演员他只能尽力地去配合适应,偶尔才会有那么一点真情流露。他的公关曾经在这方面劝导过他,让他把他的“真情”留在生活中,“不然你就等着你的职业生涯爆炸吧”,美丽的女士留下了一句话以及一个意味深长的眼神。这的确是条很有威慑力的建议,他不由得摸了摸鼻子。

好吧说回正题,这次他们两个在电影里演的是一对bff,并肩战斗失之交臂,相杀重遇,再次携手同行,要他总结的话,就是这两个人之间已经有了超友谊的感情升华。这自然也意味着宣传期里Chris和Sebastian得形影不离地诠释这段关系,而事实上他并不讨厌跟Sebastian的这种合作。于是,在被要求跟他来个拥抱之后,Chris毫不犹豫地抱过去收紧双臂,两种不同的男士香水混合起来竟然有种让人乐陶陶的味道。在这种气息的蛊惑下,他松开手臂以后自然而然地伸进对方的夹克,拍了拍前胸,唔,有点硌手,他随手一捏。

噢,天呐。

他猛然惊醒,Chris发挥自己超强的演技保持笑容,若无其事地对对方微笑。下一刻借着粉丝的呼叫,扭头望向背后,接着他就看到了公关一瞬间粉底也遮不住的糟糕脸色。

他大概是个白痴。

他竟然就这么捏上去了,他真的捏上去了!手感比想象中要好,不,不是想这个的时候,我的职业生涯终于爆炸了!仔细想想那个角度应该拍不到这种小动作,但是也难保没有其他摄像机拍到,真糟糕,亏我伸进去时用身体和他的衣服挡着,不不,这也很糟糕。

“Chris,你终于要因为演了个穿着彩虹的角色拉开你的抽屉了吗?”

“你知道这个角色不是这样的。”他挺喜欢这个角色的,所以请别那么说。

“好吧,那么有两个消息要告诉你。好消息是,由于你平时的‘小习惯’,这还没有人注意到,爆炸危机暂时解除。坏消息是,你的bff似乎察觉到了什么,你知道的,他毕竟演过不少特别的角色。”

“噢,我的天,我还没准备好!不,等等,你让我好好想想。”

她看着Chris坐在床头痛苦的样子,心里还是放心不下,“唉说真的,现在美利坚的国旗都是彩色的了,你不要给自己太大压力,保重好身体。”

他不知道他亲爱的公关是什么时候离开的,等他在一片纠结中重获新生时,天色似乎也不早了。他走出房门没几步,一下子就遇到了他的目的地——显然对方是在这等他。

“晚上好,Chris。”

“嗨,Sebastian。这么巧,我刚好有事找你。不如我们先去吃点东西。”

Sebastian抿嘴,舔了舔下唇,点头。

他们刚好错开了高峰期,餐厅里只有寥寥几个人,他们找到了一个清静的角落。

“Seb,你要试试这里的烟肉卷吗,Chris诚意推荐,烟肉香而焦脆,包裹着甜脆的蔬菜,美味。”

“好,那我试试吧。不过你吃这个的话,你的健身教练不会生气吗?”

“我的教练允许我适当吃一些这个,我喜欢这个,人总要释放一下自我,你知道的,即使美国队长也有一些personal issue。”

“但是美国队长为了他的personal issue得对抗太多的东西了。”

“我想,只要他的bucky还在,一切无足轻重。对于队长来说,bucky那么好,他是他跟过去的唯一联系,他觉得他值得。”

“但是bucky觉得他会拖累队长,毕竟他已经不完全是巴恩斯中士了,而队长还是队长。”

“但是队长还是选择了先保护bucky,他不能眼睁睁看着他的bucky离去,这是不会改变的事实。如果我是他,我也会这么做。”

“……你不是他。”

“是的,我跟他不同。因为我抓住你了,在冬天到来之前。如果注定要掉下去,我会跟着跳下去。你知道的,我说到做到。”

“那么,Seb,你愿意成为我的personal吗?”

Sebastian忍不住又舔了下唇,“我想我没有拒绝的理由。”

他们的距离越来越近,Chris看着他亮晶晶的嘴唇,吻了上去。



“不过我并不太希望成为一块烟肉卷。”

“What?等等?”

“作为personal issue的话。因为比起当块吃下去就没有了的烟肉卷,我更喜欢巴恩斯。如有必要,我们会一直流浪。区区代价,不足挂齿。”

评论(2)
热度(57)

© 番茄沙司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