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墙与墙之间爬行
杂食注意!

[盾冬]The line between us

-MCU盾冬,存在一定ooc

-除了红绳子是超自然产物,其他都基本遵循MCU设定



1

    十六岁的詹姆斯巴恩斯做了一个梦,梦里一个老头巴拉巴拉在他耳边讲着什么,甚至比玛丽家农场的母鸡还要吵闹。他好不容易听到了最后,老人拿了一条红色细绳作为听他唠叨了半天的报酬,好像是只要系上了绳子就能让两个人永不分离,他在迷糊中胡乱点了点头,结果下一刻他家跟史蒂夫一样坚定不移的闹钟就爆发出了响声。该死的闹钟!磨人的梦境!巴基恨不得把自己埋葬在柔软的枕头里面,然而今天是他跟家人结束对舅舅的拜访,一起回布鲁克林的日子。他顶着一双黑眼圈,依依不舍地结束与棉被的缠绵,刷牙洗脸打理着头发准备出发回家。

    然而史蒂夫不在家。

    巴恩斯奔跑在街道,翻遍布鲁克林的所有巷子。没找到,又没找到,还是没找到。至少不会是倒在了脏兮兮的巷子里,巴恩斯在喘气的间隙对自己说,然而他的心却未能放下来。虽然就连邻居斯坦大叔家的狗都知道詹姆斯巴恩斯和史蒂夫罗杰斯是全布鲁克林最好的朋友,但是史蒂夫那个倔强的小子总是一个人去挑战那些恶棍,有着数倍于豆芽身躯的正义感。在看过对方哮喘发作的样子后,巴恩斯有一段时间脑子里都播放着对方倒下的身影,循环的影片终止于他们每天道别的地点的改变——由岔道口变成了史蒂夫家门口。而这次,他离开的时间有点长,将近一个星期,史蒂夫一个人不知道过得怎么样,他向着最后一个目的地跑去,心里翻滚着各种担忧跟焦虑,一时担心史蒂夫会不会多了几个伤疤,一时又为他好不了的病症发愁。

    等他冲过去看到了河堤边坐着的人,堵在胸口的一口气才放了下来。他调整着呼吸走了过去,那个金色的脑袋像感应到了巴恩斯的到来,猛然抬起。 

   “巴基!你提早回来了?” 

   “大惊喜!(Surprise!)”

    他看着史蒂夫惊喜的表情,不由得也歪起一边的嘴巴,一路连跑带跳。阳光覆盖在史蒂夫的头发上,闪亮又温暖,巴基一手搭在对方身上,用自己最爱的旋律哼唱着友谊万岁。

    “巴基你的眼睛怎么了,昨晚没睡好吗?”

    “我大概是太兴奋了,晚上做了个神奇的梦。”巴基开始发挥他卓越的口才跟史蒂夫讲起自己昨晚悲催的梦境,手舞足蹈地把对那老头的怨念释放了一遍。就在他把手插进口袋的时候,顺手摸出了一根红绳。他僵住了。

    “这……这大概是什么恶作剧。”巴基磕磕绊绊地说,“也许是瑞贝卡,我今天在车上也告诉她了。”

    “咳,也许我们可以试试?看看会不会发光发亮什么的。”

    他们小心翼翼地把绳子两端系在各自的左手上,目不转睛地盯着等待奇迹的发生。

    …………

    ……

    …

    “巴基,你看到了什么吗?”史蒂夫扭了扭有点酸的脖子。

    “我看到红绳系在我们手上。”巴基眨了眨有点涩的眼睛。

    “……我也看到了。除了这个呢?”

    “什么事都没发生。(Nothing.)你呢?”

    “我也是。”

    他们抬头望着对方窘迫的脸,突然爆发出笑声。他们解开了红绳,在草地上笑得前仰后翻。巴基顺势躺在草地上,对坐着笑个不停的史蒂夫说道:“我们不需要那个也不会分开。”

    “毫无疑问。”史蒂夫揩去眼角笑出的眼泪,点着头说。


2

    史蒂夫在狭窄的帐篷里醒来,他梦到了少年时期的往事。他没能再睡过去,思绪游走,他不禁想到了在身旁熟睡的巴基。虽然他跟107团的其他人破坏了德军的基地时抢了些物资出来,但是匆忙之下东西还是不太够,大家只能凑合着挤在几个单兵帐篷里,作为最好的朋友,他跟巴基自然是睡在一起。今晚的天气有点冷,巴基睡着睡着就滚到了他这边。他不由得想起重聚后的那几天,巴基睡觉总做噩梦,醒过来后他就跑出去顶上守夜的班,只在快黎明的时候钻回帐篷。他的潜行能力相当厉害,然而血清的效力比他想象得还要好,史蒂夫能听到巴基离开又回来的声音。他不知道在战俘营里巴基经历了多少可怕的事,然而巴基对此三缄其口,他只能在跟其他人的聊天里得到点信息。当得知巴基为了保护战友每天都干最辛苦的活,甚至差点就被“处理”,接受试验之后再也没感受过的胸闷袭击了他,仿佛他又变回了那个布鲁克林的小个子。

    如果他当时没听到那个消息,他将失去他的朋友;如果他跑得再慢一点,他将永远失去他最好的兄弟。

    还好一切都赶得及,感谢上帝,还好他们还能再次相聚。

    他转过身去想看看巴基,大腿却被一团东西磕到了,低头一看,原来是一段红绳。他又想起那件少年趣事,悄悄地把红绳系在两个人身上。他伸手环上了巴基,小心地控制着力度,感受着怀里有节奏的呼吸,史蒂夫整个人都放松了下来。我们不会再次分离,史蒂夫想着想着,竟迷迷糊糊地睡过去了。

    第二天,史蒂夫跟巴基几乎是同时醒来的,然后就是无言的尴尬。他们两个实在是贴得太近了,以致于对一些晨间问题实在避无可避。

    巴基率先弯起他蓝绿色的眼睛,坏笑着开口说:“听说血清能给人四倍的力量,看来小史蒂薇也成长了不少嘛!”

    史蒂夫感觉到脸上的热度一下子蔓延到了脖子根,耳根早已滚烫得要命。他连忙松开双臂打着滚爬起来,一边手足无措地想要遮挡,一边支支吾吾地不知道说什么好。巴基从防水布上爬起来,表示不打扰他的小乐趣,正准备走出帐篷,突然啪唧一下倒在地上。史蒂夫顾不上尴尬,连忙扶起他,连着追问是不是身体不舒服。

    巴基一下子收起笑容,神色警戒。他悄声对史蒂夫说:“不是,我向前走的时候被什么拽倒了,可能是九头蛇的陷阱。”

    史蒂夫大吃一惊,一时间也顾不上别的,马上伏下身来查看周围的情况。他们醒来得实在太早,整个营地大部分人还在熟睡,在一片安静中,他们矮着身子一路由营帐查探出去。


    什么都没有发现。

    看来这次敌人潜伏得很深,他们的神情凝重了起来。

    营地太大,我们得分头行动。史蒂夫打着手势。

    没问题。这边归你,我往那边。巴基比了比方向。

    他们迅速行动了起来。


    啪唧!这次两个人同时趴在了地上。

    史蒂夫从松软的泥里拔出他的坚毅的脸庞,眼睛扫过脚下的帐篷绳子,忽而灵光一闪。

    “等等巴基,我好像明白这怎么回事了……应该不是九头蛇。”


3

    詹姆斯巴恩斯,又一次面临着新的观念挑战。

    不过在亲眼看见了会飞的未来汽车和能把豆芽菜变杰克豆藤的血清后,又有什么值得惊讶呢。哪怕是被告知他跟他最好的朋友将被一条看不见的红绳捆一起了,他都不会再惊讶。

     不,其实他还是很吃惊的,但考虑到被困在一起的是史蒂夫,他的第一反应竟然是他和史蒂夫不愧是挚友竟然能被捆在一起,以及,尴尬的晨间小问题。

    接下来的几天里,为了防止被红绳绊倒,史蒂夫和巴基一直保持着形影不离。不过在不想着红绳的束缚的情况下,其实跟平日里也没什么区别。


4

    “巴基,我测试了一下。它的限制距离一直在扩大,相信很快就不存在问题了。”

    “哈哈,史蒂夫,其实距离也不算问题。我都已经想好了,等战争结束以后我们回布鲁克林就买两片相邻的地。嗨,邻居!你觉得怎么样?”

    “真巧,我也是这么打算的。不过等回到根据地,我们可能会被重新编制。”

    “那倒是。希望回去之前这个距离限制能解决,不然相当麻烦。”

    “我想到一个解决办法。为什么我们不干脆组建一支精英队伍呢。有丰富的对敌经验,熟悉九头蛇的武器,最重要的是士兵相互信任,有过命交情的队伍。”

    “这听上去有点耳熟。不过菲利普将军会允许吗?”

    “我可是能打到希特勒的美国队长!”

    “哈哈哈哈哈,当初没看到你的歌舞表演绝对是场损失。”



5

    他在坠落。

    爸爸,妈妈还有妹妹,让你们担心了,这么高掉下来估计很难找回尸体了,还好还有点抚恤金能寄回去,希望他们就算没有我也能过得好一点。不过没能亲自替妹妹审查妹夫真是可惜,他可爱的妹妹一定要找一个配得上她的人。

    还有史蒂夫,没有他在身边谁来照看史蒂夫这个倔小子的后背呢?Dum Dum,Gabe,Jimmy,咆哮突击队的伙计们,靠你们了。

    他本来还想着能跟史蒂夫下半辈子当邻居呢。糟了,那个恶作剧的红线不会把史蒂夫扯下来吧。

    应该不会,那次他独自跑去奥地利执行任务史蒂夫也没事。

    对不起,史蒂夫,没能陪你到最后。


6

    冬兵有一种错觉,他的左手上应该有什么东西,一种比钢铁要柔软得多的东西。这种错觉直到捞起史蒂夫以后,记忆慢慢回笼,才有了解释——那大概是存在于臆测里的红绳。红绳如果能让他们不分离的话,他又怎么会被苏联人捡去呢;就算它真的能让他们不分离,那个红绳也已经随着他原本的左手一起被左拉锯掉了。他查阅了档案,它的确不是九头蛇的科技产物,这大概只能成为他脑子里的又一个谜团了。亏他那时还本能地保护起他的手臂呢,这其实也没什么意义,弄丢了手臂并不是最糟糕的,他甚至还弄丢了自己。

    瞧他干了什么,听信九头蛇的话,相信自己所做的是未来更好的未来,保护作恶多端的人,杀了需要保护的人,甚至还差点打死史蒂夫。如果说九头蛇真有让他懂得什么至理名言,那唯一让他得到的的教训就是:每次他以为他已经到了最坏的地步,现实总会告诉他,不,前方还有更坏的等着他。

    他放下一锅因为他走神而碳化烧起来糊状物,沐浴在被浓烟激发的烟雾报警灭火器下默默地想。下一刻,他掰断了淋浴间里老化的热水器开关,在还没来得及糊的破窗前打了个喷嚏。


7

    “巴基,在找你时候我查了不少关于红绳子的资料。它来自于东方古国的传说,据说能够连接有着深厚关系的人,带来某种必然存在的相遇的机会。所以我猜红线的作用是让我们再次相聚,也是另一种意义上的永不分离。”

    “我的左臂跟上面的红绳已经不在了,这并不能归于红线的作用。”

    “也许……我想它还是在的。”

    “什么?”

    史蒂夫有点不好意思的想起那天晚上的事:等他把绳子的一端系在自己的左手之后,巴基似乎是觉得冷,欺身躲进了他怀里,还顺便把手环上来。他半抱着巴基,担心掰开手臂会惊醒对方,于是就把红绳系到了对方大腿上。

    “所以红绳还在?”

    “是的。所以无论多久的时间,多远的距离,我相信我一定能找到你。”

    “而每次短暂的分离之后,我们都将再次相聚。”


——————————————————————

PS:立了flag都要收的

其实红绳本来是系大腿根的,但是没想好怎么系干脆系脖子好了。

其实最早的脑洞是PWP时系在那什么的上面

红线有感应作用【。

评论(1)
热度(23)

© 番茄沙司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