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墙与墙之间爬行
杂食注意!

奥白 微小说三十题

各种日常穿越与ooc,糖与刀齐飞


Adventure(冒险) 

  白打开暗格把灌满清水的酒瓶放了回去。


Angst(焦虑) 

  阿图依要请久远喝她珍藏的酒!


Crackfic(片段) 

  右近请白到宅子喝御赐的佳酿来安慰他。


Crime(背德) 

  他挺直背给躺在自己腿上的人掖了掖毯子,尾巴却缠上了对方白皙的手腕。


Crossover(混合同人) 

  只有身体跟身体没有被污染的人才会保留着耳朵跟尾巴哦。*

“不可能,白殿下的反应明明很青涩。”

“不是吧,右近明明很有经验的样子。”


“兄长大人!!!”


Death(死亡) 

  白死了,右近消失了,奥修特尔还活着。


Episode Related(剧情透露) 
  传颂之物:虚伪的胡须


Fantasy(幻想) 

  说起来,从来没有见过小哥的尾巴呢。

  如果小哥有尾巴的话肯定是又软又蓬松的吧,上面布满了细长的白毛。在知道自己是奥修特尔时会惊讶地竖起来,在背锅时会炸毛,吃可可磨洛时会左右甩着,在夜晚贴近的时候半睁着水光潋滟的眼睛,喘息着兴奋地把尾巴缠上来……


Fetish(恋物癖) 

“小哥哥原来还会认枕。”

“没有啊,每次去跟你宅里都睡得挺好的。”

“啊哈哈,那是因为小哥你每次醉了都直接躺我身上啊。”


First Time(第一次) 

“不行,右近,你太快了!”

“欸,这样不行吗,那这样呢?”

“啊。”

“溢出来了啊,不好意思,弄脏小哥了。”

“呜……”

“谁?原来是露露缇耶呀,来得正好,我在让右近帮忙做泡芙呢。”



Fluff(轻松) 

“今晚我们去喝酒放轻松一下吧。”

“好啊。”


“结果又是让我背锅吗。”


“小哥我们出去喝酒吃烤串!”

“还是不……”

“我请客哦。”

“好,就来!”


Future Fic(未来) 

  活成了你的样子,是最适合这个国家的样子。


Horror(惊悚) 

“哈哈小哥,我从轮回的尽头回来啦。”


Humor(幽默) 

“这是什么?女装?”

“小哥你不是说兴趣是女装的人才更让人亲近嘛,来来换上看看。”

  我什么时候说过这样话,慢着,好像……

“等等,右近你别扒我衣服……要穿一起来!”


Hurt/Comfort(伤害/慰藉) 

  给你我的假面。


Kinky(变态/怪癖) 

“奥修特尔!住手!!尾巴怎么可能塞得进去!!!”


Parody(仿效) 

*完结假想

“奥修特尔大人,皇女殿下做了一种叫咖喱的烩饭邀请您去品尝。”

  你不是你,我不是我。


Poetry(诗歌/韵文) 

愛していました。 最後まで、この日まで。 
我曾深爱著你。直到最後,直到今日。

それでも終わりにするのは私なのですか、 
即便如此画下句号的仍是我吗,

君の幸せな未来を、ただ、願ってる。 
就仅仅是,期盼著你,迎来幸福的未来。

——Miku《orange》


Romance(浪漫) 

“小哥你看,今夜的月色这么美。跟意气相投的知己一起在月下喝酒,不觉得是最棒的享受嘛。”


Sci-Fi(科幻) 

“我是负责大和实验室守卫的AI,代号奥修特尔。”


Smut(情/色) 

“这是白殿下新做的点心?”

“跟露露缇耶偶然鼓捣出来的泡芙,尝尝看吧。”

  奥修特尔刚拈起一个,号称是送点心来的人已经随意地拿起啃了下去。白色馅料一下子溢到了手指上,手的主人马上意识到了失误,低下头去,舌头舔上沾着白色液体的指尖。只是百密一疏,一点白沫被遗忘在嘴角,与之相配的是泛起水色的嘴唇,还有吃到点心时幸福得眯眼的神色。

  果然美味,奥修特尔嗅着香甜的味道,一边想一边咬下点心。


Spiritual(心灵) 

  有着光与影两面的人并不只是你一个。


Suspense(悬念) 
  没有胡须的右近到底是什么样子的呢。


Time Travel(时空旅行) 

  你以为是进行了一场异世界穿越,其实只不过是睡过了太长的时间。


Tragedy(悲剧) 

  两个男人三个人的戏,最后成了一个人的演出。**


Western(西部风格) 

  【不会【。


Gary Stu(大众情人(男性) 
“白殿下是麻吕吕的恩人是也~”

“小哥,你像容易被男人亲近的人。”

“哼哼,真期待你会如何取悦我。”

“当然了,像你这种不错的模特怎么会忘…”

  【这个游戏是不是哪里不对?


Mary Sue(大众情人(女性) 
“那么,我们都是第一次呢。”

“喵音,张嘴,啊~”

“久远大姐让我跟着你们。”

  【这个游戏哪里都不对吧!


AU(Alternate Universe,平行宇宙剧情) 
“奥修特尔上将,战舰能源告急!“

“准备战机,我来机动突击。“

“上将这很危险!”“上将!”

“上将,哈克殿下请求通话。”

“……拒绝通讯。”

  可恶!白扔下联络器,拉动战机内的操纵杆。奥修特尔,这次我一定……


OOC(Out of Character, 角色个性偏差) 

“奥……奥修特尔?”

“白,我的大♂斧已经饥渴难耐。”

“你谁?!”


OFC(Original Female Character, 原创女性角色) 
  据帝都小巷统计,《被夺走密爱》场贩一举夺下销量之冠。


OMC(Original Male Character, 原创男性角色) 

  在长屋中,流传着右近大哥和他乡下来小弟的各♂种♂故♂事。


UST(Unresolved Sexual Tension,未解决情欲) 

    没想到酒量了得的白也会经不起这种新酒的后劲,看样子白是无法自己回去白楼阁了。他把右手从对方双膝下穿过,左手给他调整了一个舒适的角度,捞起人便往自家宅子走去。夜风吹来,怀里的人不自觉地往身边的热源靠去,臀部来回蹭过某个不可说的地方,右近苦笑了一下,嘛,还好明天两人都不当值。


PWP(Plot, What Plot? 无剧情。在此狭义为”上/床”) 

    他小心翼翼解开包裹着对方的浴衣,就像在慢慢揭开一坛老酒的封泥,经过了多年的等待,终于得以品味那份动人心魄的香醇。一只手摸索到了腰间,抚弄手下光滑的皮肤,黑暗中仍能想象出那里不见阳光的白嫩,迷惑着自己的神志。手一点一点往下滑去,深入其下。在握上了秘剑的刹那,他感觉到手下身体猛然的颤动,不由得笑了出来。

    耳边低沉的笑声震动着鼓膜,又加深了白耳际的赤色。他赫然偏了偏头,耳朵却不小心碰上了对方的柔软,反倒成了送上门让人品尝的模样。对方毫不客气纳下这份厚礼,轻轻咬上嘴边的软肉,啃噬含弄。伴随着灼热的气息还有那从耳背舔舐到耳廓的舌尖,白不由得张唇喘息,恍然生出要被拆穿入腹的错觉,不,不是错觉,在下身撩拨的手已经移向了后方,指尖擦过会阴,常年持剑而产生的茧在摩擦中带来触电般的刺激,呜咽声从微张的薄唇间溢出。


RPS(Real Person Slash, 真人同人) 

“真的好像……”

“是他们吗?是他们吧!”

“就是!绝对!”


“我说啊右近,怎么最近去巡逻的时候感觉很多女孩子在看着我们?难道你的魅力又提升了吗?”真是不甘心。

“小哥,你身边不也有不少女孩子嘛。现在是男子会时间哦,来,喝酒喝酒!”小哥只要跟我在一起就可以了。


“咦,这位蒙面的客人你又来啦。不过也是,这里的男性可不多哦。”

“……麻烦一本新刊。”

————————————

*loveless

**微博

评论(17)
热度(51)

© 番茄沙司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