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墙与墙之间爬行
杂食注意!

【腐向慎】完全不走心的传颂2攻略日志(终)

第二话的flag…QAQ

非花:

从上个月20号到现在,花费了将近一个月的功夫通关了剧情,剩下的就是群众喜闻乐见的梦幻演武场。这不是我通关最快或者感慨最深的游戏,但一定是让我在过程中非常享受的游戏之一。从第一期就说了,我不是传颂的老粉,也不是情怀粉,只不过十年前打过1代,体会过游戏单纯的快乐。而现在,2代带给我的快乐只多不少。那么从我这个普通玩家的角度来看,续作已经给出了一份接近满分的答卷


这一期涵盖了从蛮族入侵到最后的所有内容,所以废话不多说了,Let's party!┏ (゜ω゜)=☞




在我看,【帝】心中的慈悲和善良早就被长年的孤独和绝望消磨殆尽。对他来说,敬他为神的【亚人】都不过是被创造出的卒子,而蛮族更是蝼蚁般的存在。捏死一群闯入自己家中的蚂蚁是再正常不过的事吧?另一边,奥修特尔虽然忠于帝,但内心的某一处并不认同这种彻底歼灭的作法。这就是【他族】与【我族】的区别:人类对于低自己一等的种族永远都是如此傲慢。



而爱的战士阿图依,一进入战争线她的职能都换了,从Lancer(爱情运E--)转职成了berserker(属性全A)!这个小姐姐,真是太惊人了!在我这边的遗迹关里,她一个人就把堵在门口的史莱姆全清完了!她和哈克的关系也从闺蜜变成了狂犬和饲主,每次她迫不及待地要冲出去砍人,哈克就一脸蛋疼地大喊等等我们坐下来好好谈谈!真是太有趣了www另外第15话里,阿图依根本不会劝人投降好吗,她只会说我的长枪已经饥渴难耐啦不要怂就是干哈哈哈哈!……诸如此类感受一下



恭喜哈克,又收到了一张男人的有趣卡。对于你们这种拼命往人家邮箱里塞小广告般的作法,哈克表示




这个时候,这个国家的宰相在干啥?他在忙着画小黄图和构思新刊啊!就如他本人所说,八柱将什么的只不过是副业罢了



在哈克一行人前往图国运粮草期间,ホノカ桑让恩图雅给宰相专程送了一盘点心。首先,嫂子是不擅长家事的,但是这盘点心居然不是黑暗料理?!还嘱咐宰相【工作繁忙,切勿过度操劳】,要知道,宰相可是在蛮族压境都不忘画个小黄图的人,而本国去征伐一个遥远的小岛国能让他操什么心?说不定等人回来他都已经可以出个再录了。然而,宰相还是如同对暗号一样感谢了ホノカ桑的关心,并将恩图雅安插进了皇女身边。试想,最了解恩图雅的性格、明白她好操控又不愿轻易暴露身份的人,除了ホノカ再无其他。



恩图雅走后,宰相露出了悲伤的表情撤下了点心,他对自己接下来要一手策划的事并非出于真心,甚至是不忍和抗拒的,但他同样无法违抗帝命。于是接下来的政变里,他首先用伪证污蔑奥修弑帝、又在武赖面前鼓吹奥修妄图挟皇女以令诸侯,把雷光这边的大军拦在城外后,暗示武赖妄图以武力篡位。当时局被他在明面上彻底搅乱,八柱将之间互生猜疑、一盘散沙,ホノカ则在暗地里行动,让恩图雅陷入幻觉指认奥修下毒,于是,整个大和迎来了群雄逐鹿的乱世。如果是宰相出于野心一手安排了此次内乱,那么我们可以想象,在政变之后他不仅难辞皇女被掳走的重罪,手中又没有兵权无法自立门户,真正有军队支持的雷光、宗近、甚至喵姆都比他有优势,到头来他不仅无半分获利,而且只能沦为一枚搅乱天下的弃子。当然,以上这些都只不过是我个人的猜测,还是有待第3部给予解答。但有一句话我必须要说:喜欢画小黄书的都不是坏人啊!!!
好了让我们把时间线再次拉回蛮族入侵,奥修单挑夏侯惇(…





在游戏里这段演出可谓可圈可点。两边都是愿为国家鞠躬尽瘁的忠臣,交手时虽效忠不同的君主,但那份同等赤诚的忠义足以产生共鸣,最重要的是,奥修最后让对方带着尊严和骄傲死去。这也是他未来自身的写照——为人臣,必为国尽忠,纵使肝脑涂地、粉身碎骨、虽九死而犹未悔。


可惜动画组真是猪一样的队友,砍掉了这么好个flag,当然动画组从14话开始就猪得一言难尽



又是一个倒在哈克宽腿裤下的男人,亚库入队,虽然我还不怎么适应江口小哥的低声线毕竟从DT开始就吃他右边,但是习惯了也不错?在通关后的free talk里藤原叔他们都是一副收录结束完后心力交瘁的样子,就他还很兴奋地说要玩多周目,不愧是年轻人www←


之后帝颁发了【探索遗迹】任务,就这样被算计了的哈克遭遇了活人大变史莱姆,记忆开始逐渐回复;与自己发现哈克时截然不同的异变也让久远感到震惊,但她耐下违和感和不安嘱咐大家守口如瓶。



此段黑屏公主抱推赏!!张嘴吃亚白的糖!!




因为察觉到了自己的身份和人类的末路,哈克变得心事重重又无精打采。于是您的好友【男友力突破天际】又上线了,全世界都知道这才不是什么巧遇



在百忙之中等在门口,又请客又让男子众包场,右近为的只是让哈克放下心事、畅怀一笑。不愧是大和第一的护妻狂魔,当时我的脑海里就自然浮现“烽火千里戏诸侯~拱手江山讨你欢~”的粗体弹幕



现在,把小哥你胸中藏着的事全部说出来吧,我想从你嘴里亲口说出。


我不想看到小哥你露出这样的表情。


右近或者奥修特尔,其实都不愿让哈克独自承受一切,他可以做他的后盾、他的依靠,替他挡下所有正面相向的刀剑,并愿意与他分享所有,快乐或是悲伤、秘密甚至禁忌。可是到头来,右近却连更进一步逼他开口都不忍。在右近的心里,哈克的存在是如此特殊,他既比任何人都期盼他成为出色的将领,又不愿他背负过多责难。小哥啊,就这样保持百无聊赖、没心没肺的样子也不错。


反正,有自己一直在他身边。


(对不对。)



因为要让心打开所以先脱衣服——这个想法真的非常危险不过说得好有道理于是男子众的裸体派对开始了按照文字描述,所有人现在应该是完全一丝不挂的形态,然而索尼大法好另外怎么能因为男人的裸体被打上R18的标签呢。没有在镜头中出现的二位小哥此时也聚在一起做一些手把手教学的危险动作,露露缇耶聚聚表示不要停继续干今年大会的本放着我来!!!




这段很有趣是因为:


【右近】对【哈克】发动了情话攻击:跟你在一起我就能做回最放松的自己;


然而同样的招式对哈克是没用的!【哈克】开启了防御:是吗,对我来说哪边都可以。因为你就是你。


【右近】的HP瞬间清零!哈克酱大胜利!


图国旅游团来袭,久远瞬间惊慌失措。经历了各种羞耻play童年糗事从尿床到出走都被【毫无恶意】地说了一遍,她【影之后宫王】的形象都快绷不住了。哎,这根本是为了让她丢脸丢得只能逃回老家的精神战术吧,实在是太狠了,不愧是图国。



关于卡缪,当年玩1代的时候,她给我留下了难以磨灭的深刻印象。具体表现在1代剧情我都快忘得差不多的时候,只有她的H场景还历历在目。只怪当时年纪小,黄油玩得少,看到她的夜袭scene时,第一反应是要报警!必须报警!!好歹你们壳子里的人是互称父女的关系哈库奥罗你倒是认真抵抗一下啊!!然并卵



胧小弟因为胡子看上去年纪大了不少,双子倒是没什么改变,永远的正太攻真是太可怕了我又要报警了,但其实胧小弟也依然是熟悉的配方熟悉的傻白甜,不信我们把胡子去掉



看,毫无PS痕迹



从阿露露口中道出,【帝】虽然老迈但依然是头隐藏着利齿的兽。估计帝也和他们正面交涉了想去你爸睡觉的地方看一看的想法,然后被一口回绝了。关于阿露露,那可是我方当年一夫当关万夫莫开的神T啊,皮厚血多攻高防高、砍瓜拉敌杀人利器,有她开路小贝跟上卡姐输出藤香补刀,那感觉,倍儿爽~


而现在2代的boss战我基本全靠远程DPS,真是近战的沦丧啊让我去练个级



给图国做了几天导游后,右近上门找哈克,说是封口费,但我总觉得有一股犯罪的味道~反正你们就是想在白天喝酒对吧!反正你们就是要在众人特别是久妈还在当导游的时候白日宣淫对吧!?




之后的哈克假扮奥修骗过喵音又是个巨大的flag。哈克嘴上说着你可真宠你妹啊连走开一下都要叫我来替你接锅,但哈克你怎么不用自己270的智商想一想,奥修明知你被久妈看得严有做不完的作业,还把你喊到这儿来看家,这不明摆着给你放假嘛。如果被久妈知道,她一定会痛心疾首地发出感叹:这世界药丸,班主任以补课名义欺骗家长把孩子叫过去只为了让他玩!而且奥修的办公室,怎么说也是堆满了国家机密的重要场所吧?让哈克在里面滚来滚去玩折纸合适吗?奥修这种没有止境的宠溺模式,真是大和第一的闪光兵器啊
而哈克,不仅惟妙惟肖地扮演了奥修,还能让亲妹妹脑残粉喵音都分辨不出区别。这可不是细心观察就能做到的事,还需要对对方深入的了解。站立的姿态、手指的动作、说话的语气、甚至有些晦涩的温柔,全部都一五一十重现,仿佛生来就是对方的记忆体。哈克大概最初只是觉得好玩,这个没事就切换模式还老爱演的男人,虽然有点麻烦但在一起却如呼吸般自然。潜意识里他一定把【奥修特尔】这个人的一颦一笑全部看进了心里,在自己都没察觉的时候,他的全身已经沾满了这个人的印记。



奥修眺望着这一幕,除了津津有味欣赏自己妹妹的撒娇姿外,他一定如获至宝般把目光长久停留在扮演自己的哈克身上。从一开始,就是他不断追逐着哈克,对这个没有记忆、过去成谜的小哥充满了难以言喻的兴趣和执着。于是有些强引地把他收入麾下,让他成为继任者与自己并肩作战或者把酒言欢。奥修就这样在哈克身上赌上了自己的全部希望,全部情感,全部人生,而最令人兴奋的是,他知道自己赢了。


你看,你比我所知的还要了解我。


你比你自己所知的,还要喜欢我。



ホノカ的这段话相当于是最后通牒,当哈克做出选择想要回复记忆时,他就再也没有回头的余地了。




【真人】到底是什么?是可以在这片大地上自由生活、繁衍创造、身体健康、充满智慧的原始人类?还是混合了【解放者】的力量,类似久远的半人神?这些恐怕要到第三部才能得到解答。而被执念束缚的【帝】已经为哈克准备好了战火纷飞的舞台,哪怕将亚人全体拖入灾难,也要唤来人类的再度复兴。


图国入侵开始了。


让我们先放下过于沉重的部分,来愉快地搞一搞基



哇小贝!!快看是小贝!!!还是那么年轻!!!没被图国那群只知道吃喝玩乐洗澡闯祸的后宫玩死的小贝还是好帅!!!我必须激动得只会哇哇叫了啊!!!



只有提到哈库奥罗,小贝才会笑得这么…………
如果续作【两个白皇】里的【白皇】真的是指哈库奥罗,那我大贝白党简直迎来了历史性活久见的胜利!!!!空房十多年算什么!!!!又要打仗又要操心政务和一大帮子人吃喝拉撒算什么!!!马上又能复归白天上朝晚上上你的好日子啦!!!!白皇万岁!!!!!


………………



当然我也只是这么想想,如果这事真的发生了,我就漂洋过海给叶社送锦旗



其实小贝和宗近完全可以这样交流一下:


小贝:我看到你的阵后有一只喵姆。


宗近:是吗……真是本国之耻啊,让您见笑了。


小贝:其实我国也有。


宗近:愿闻其详。


小贝:然后被我一刀砍了。


宗近:!?



关于久远是否叛国这点,首先我们来看【帝】派出的首发阵容:宗近,擅长守护阵,非善攻之将,她本人也只是谨遵圣命、迫于无奈才带军入侵;喵姆,猪队友,专业拖后腿;雷光:喵姆的监督役,在此战中选择作壁上观。所以【帝】从一开始就打算靠表面上的入侵战调虎离山,让皇女的守卫者宗近和八柱将的智商担当雷光远离本土,促使本国的内乱成功。这一点,恐怕图国方早就一清二楚(卡姐和藤香早在人家宫殿下打通了一条地道,图国使团说是回家但是根本没走)。因此图国也不选择正面对敌,而是诱敌深入截断粮草令敌不战自退。说回久远,她也许并未意识到本次侵略事有蹊跷,但她再清楚不过自家人可都是排队砍死正版【解放者】的挂逼,面对他们大和在座的各位都是辣鸡啊!那么,她能眼睁睁看着宗近只是因为对君的忠诚白白牺牲在战场上吗?退一步说,就算她没有料到帝的计谋,她也深知宗近对上贝纳威没有丝毫获胜的可能。她既无法阻止宗近出战,也不可能让本国毫不还手,所以她心中的纠葛和痛苦绝不是一般人可以想象的。


久远毫无疑问深爱着自己的国家,从进入大和的第一天起,她虽然赞叹着大和的繁荣,但也坚持本国毫不逊色。她有身为王位继承人的自觉,也有作为一名普通少女看到朋友以卵击石的不忍。所以她想,如果她的参与,可以让两军不必要的伤亡缩减到最小,那么就算被千夫所指也在所不惜——这是我玩了游戏后所感受到的。


个么又有人要说了,你是我方的你站在敌方那边就是不对!!

朋友,你以为这是玩LOL吗,打野爸爸不来你就喷?图国队自己都表示1V5根本不care了好吗?



克罗:看我单人轻松超神!!可惜还是被哈克偷了塔,不过他看起来还是一副很爽的样子,所以你们到底有多喜欢哈库奥罗啊


跳过一系列之前就说过的阴谋诡计假死下毒泼脏水,奥修特尔锒铛入狱,众人前去解救



这个姿势,我对着可以吃十碗饭!!(喂



老婆,那必须是和别人分开喊的





哈克嘴上故作轻松地招呼奥修,但一边扶起他,一边审视他身上的伤口。原来这个男人一直忍耐着这种程度的拷问啊……哈克想。




哈克在内心不断观察几日不见就从右近卫大将变成阶下囚的奥修,把这个男人拼死护主的焦灼,和满身疮痍的疲惫,一一看进眼里。




好像在做的根本不是协助逆贼逃亡的大事,哈克依然轻松地跟奥修开着玩笑




让你久等了。


什么啊,别在意。


是的,你我之间根本无需介怀。就算你被砍断双腿匍匐前进,我也会支撑你;就算你被万民唾骂身陷囹圄,我也会站在你的身侧;如果你伤痕累累无法战斗,那么我会成为你的剑、你的盾、助你冲破一切阻力。





所以试着相信吧,相信我,相信你的暗部,我们就是为此而存在。



奥修笑着问你真的只要报酬就可以了吗?如果救出了皇女,你可就一路升官发财当上皇帝赢娶白富美成为人生赢家了哦。哈克表示十分感动然后拒绝了他,自己的人生志愿从来都只是NEET而已。换句话说,你别甩锅了快振作起来然后养我





这里奥白两人联手为裘鲁小弟上了一堂关于勇气的说教课。哈克不是不想逃跑,他也许比在场的任何一人都想逃开压力,但是如果一旦从这里逃走了,那么今后将一辈子活在自责中。如久远所说,哈克是个多么胆小、狡猾、却又头脑清醒的人啊。就算面前有多少种不可能,他都会在此刻选择前进,因为与其在今后漫长的时光中不断被良心苛责,他更愿意堵上全部让自己不后悔。



同志们,朋友们,这一刻,为男朋友跳个回生善舞的愿望终于达成啦!!!!!
虽然奥修的建模做得很不走心明显是哈克的镜像反转你们猜续作会不会用,但这也是历史性的进步!!!!叶社你们既然建模和属性都设计好了敢不敢出个DLC?!不管是1300还是2600我出我现在就出!!!!



另外右近ver.也强烈要求追加泄泄!!!!




虽然……很不情愿……但是……终于还是……到了最后……(ノД`)・゜・。



哎,奥修呀,什么你等着我,回老家我们就结婚,我家你一定喜欢之类的,可是决战前的禁句啊,说你什么好呢(邓摇



然后哈克居然也跟着补刀,这下连解放者大神你外公都救不了他啦



够啦,你们别插flag啦,奥修都快被扎成刺猬啦


哈克是如此了解奥修,就算对方是个能为国家死而后己的男人,但也绝不会随便牺牲自己的生命,他没有猜错,奥修确实等到了起死回生的一击,可惜不被老天(编剧)允许。



哈克明知没什么用处,还是反射性地挡在喵音身前,而奥修明知自己无法承受这一击,也坚持用伤痕累累的身躯护住两人。


战斗结束了。




最后,我想呼唤的,是你的名字。






你还记得吗,我们初次相遇的场景……


与你并肩作战的场所,确实也是这样的地方呢


就这样闭起双眼,仿佛昨日之事般清晰浮现。


哈克啊。



就算失去了双脚,蹒跚而行,我也要走向你。


就算声音嘶哑不堪,我也想再一次呼唤你。


就算身体化为齑粉,我也想对你……








在生命的最后我想大声告诉你:


能够遇见你,是一件多么好的事啊。


像暖阳似的男人,和自己相似却又那么不同,就算再忙也不忘偷得浮生半日闲,让人欢喜又让人无奈。这个叫哈克的男人,是上天从千年起就为奥修特尔精心设计的陷阱,让他在初次相遇就有了坠落的觉悟。


奥修特尔和哈克,他们之间的关系已经无法简单地用‘友情’或者‘爱情’来概括。


互相理解,互相扶持,互相依赖,互相成就。跟对方在一起,世界变得无限辽阔又充满惊奇,所有平凡的日常都有了意义。明明相隔千年的时差,明明是单独的个体,却能从对方的身上,寻回关于‘完整’的最初定义。




故事的最后。


如果我的生命和每一寸精血都已献给了君主,那么我愿将灵魂献给你。请让我住进你的灵魂深处,与你一同欢笑,一起悲歌,共同踏上布满刀光血海的修罗之路。


所以举杯吧,我的朋友






小哥啊,我可先走一步了,你别生气,我一定会在地狱里摆下让你无法抱怨的好酒,等你凯旋而归。













夕阳下,望着失魂落魄远去的久远,哈克却连在内心呼唤都唯恐被人听见。


他小声说,不要走,我就在这里,我就在这里请不要走。


哈克终于在失去了自己的半身和名字之后,连无条件站在他身旁的久远也失去了。



最后的最后,我要说说久远。这是个在gal game中多么难得的女主,不依附于男人或者恋爱脑,有自己的想法和骄傲,聪慧又为他人着想,有着超出年龄的成熟和余裕,但也同样有非常可爱的符合年龄的生疏的部分。直到最后她才恍然发觉,哈克早已成为自己胸口里的一朵花,而小小的恋心还未长大就夭折了,她像个小姑娘一样放声哭泣。好疼啊,胸口像被撕裂一样,好疼啊。但是没关系,这多花已经被那么多泪水浇灌,等到春天来临,一定能再次盛开。


虽然续作的title是两个白皇,但我猜测另一个白皇是继位的久远。如果真是觉醒的哈库奥罗,那久远又只能变回【白皇的女儿】,实在太过浪费她出色的人设和才能,而另一边的哈克恐怕也会黯然失色。当然,如果真是哈库奥罗也不错啦,除了便当的某人那也算是个大团圆结局




风已起,战火燃,无人能阻挡世代的更替,就如同这个丢失了名字的男人,将会掀起让天地都为之变色的反逆。


ようこそ、乱世へ




原本只是因为基友的一句戏言,夹杂着对1代的怀念开始写这一系列日志,没想到在插诨打科的过程中,越来越感受到脚本的出色和人物的魅力。虽然播放中的动画在进入主线后屎得让人失去吐槽能力,但还是对未来抱有一点小小的期待,更何况今年9月第三部就发售了呢。非常感谢看到这里的你,虽然每次发文都是半夜这种尴尬的点,但一到早上就能看到许多人热烈的回应,着实让PO主受宠若惊。所以再次感谢,能遇到这么多同好是何其有幸的一件事啊。


谢谢你们用温暖的目光包容了PO主那么久的不吃药,让我们有缘别处再见吧!萨拉吧!!




我终于有时间好好翻一翻P站和推了



评论
热度(75)

© 番茄沙司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