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墙与墙之间爬行
杂食注意!

无双段子2

题源男友力三十题

越临近死线越想摸鱼
奇怪的文体
泰权,香香打开了新大门

25.因为你而留下的细小伤痕(无双泰权)

     周泰觉得今天一路上大家看他的眼神都很奇怪,侍女看了看他后羞红着跑开了,孙策大人倒是一脸深思,眼神悠远,而后又恍然地拍了拍他肩膀,说了一句是误会而已,哈哈大笑着走了。周泰回忆了一下今天出门后发生的事,百思不得其解。

     “你在发呆吗,幼平将军?”

     身后传来尚香小姐的声音,一下子把他从思考唤醒,他连忙行了个礼。
      “并……不是……这样的,尚香殿。我……只是……在思考……一个问题。”

     他顿了顿,接着讲述了今天路上发生的事。孙权大人说过,尚香殿的聪慧在孙家中也是不容轻视的,说不定她能解答自己的疑惑。 

     孙尚香听了以后也是跟着困惑起来,歪头思考了一下,最后双手一拍,说道:

     “既然不知道那就直接问好了。听你这么说来,应该也不是什么不能言明之事,我们一起去问哥哥好了!这个时候在演武场应该能找到他们。走,我们一起过去!”

     周泰虽然觉得这种小事并不需要打扰主公,但看到前方走得雀跃的身影,还是跟了上去。

     等他们到达演武场的时候,里面兵器交接的声音已告一段落。场内三人中孙家两兄弟都略显狼狈,周瑜倒是风采依旧,显然刚才只有两位大人战过一场。虽然知道只是切磋,周泰眼睛还是不由得在孙权身上多停留了几秒,打量着他的伤势。孙权抬头正好撞上周泰的目光,顿时一喜,连忙打了个招呼。一旁的孙策见状倒是嘿嘿一笑,换来正扶起他的义弟一个凉凉的眼神。尚香见两人恢复得差不多了,连忙向兄长转达了一下周泰的疑问。

    周泰发现孙策大人的眼神更古怪了些。

    “呃……”这回倒轮到孙策不知道该说什么了,难道要说大家以为你胸前新添像抓痕的小伤是昨晚权弟留下来的吗?

    “幼平胸前的新伤是孙权殿留下来的吗?”

     什么!难道我说出来了!孙策才反应过来说这话的是周瑜,这种尴尬的事也帮我说出来,不愧是我孙伯符的好兄弟,这种误会可不那么容易说清楚。

    周泰先是一愣,低头看了看才回答到:“是。”他倒没注意到尚香听到这话后看着她哥哥呆了又呆,一脸打开了新大门的样子。

    “想必这是昨天两位是在演武场切磋而留下的。最近并无大战事,像幼平这么勇武的人,竟然会被伤到要害,我们都在有点惊讶。刚刚我也看到伯符和仲谋切磋武艺,仲谋的新招确实厉害,想来就是这招了。”

     听完周瑜带着笑意的话,在场该明白的明白了,尴尬的尴尬着,呆着的多了点失望,而孙权倒是内疚了起来。

     他昨天跟周泰试招的时候其实没什么顾忌的,毕竟对方武学上的确是比自己高。只是在对方急攻的压力之下,他突然福至心灵改变了刀锋的轨迹,两人都吃了一惊,一时间周泰竟没完全招架住。新招初成没个轻重,即使收了刀势,却也险险擦过了对方胸口。当时对方说小伤过几天就会好了,自己也没看不出什么不对。

     他不禁有点懊恼,为什么当时不追问几句呢,不,要是父兄的话就直接把对方拉回去上药了。说起来,周泰身上纵横交错的伤痕,其中不少都是为了保护他而来,这么一来想他更不好意思了。踌躇了一阵,他走向前去。

     “幼平,是我不好。你的伤……嗯,要不今天你就到我那边上药吧。今天委屈你了。”孙权想了想,又补充道,“我也拿不出什么东西给你,等你好了,我们去喝酒。咱们就到江东最大的酒馆去喝个不醉不归!”

       "好的。  孙权大人。"

      周泰看到孙权的眼睛随着话语一同亮了起来,一如当初告诉自己把他从孙策大人那边讨来的样子。仿佛受到了感染他也不由得跟着笑起来。便也就没有告诉他,其实他当时只是太惊喜于主公武艺的进步。而他并不在意伤疤,惟愿能继续为他挡住敌人的攻击,成为他的指向敌人最锋利的刀刃。

小剧场:
(红诗是香香马甲)

主题:你们看了言情大手红诗的新文吗

红诗巨巨又开新文了,点进去分类竟然是耽美!说好的玛丽苏天然腐大直女呢!

1L lz难道没看过红诗的策瑜短篇吗,还在专栏挂着呢

2L zzs滚

3L ls主楼都不看喊什么滚

4L 红诗大大不是说江东短篇是纯粹的兄弟情吗

5L 深柜红终于下海了

6L 看了一下,是忠犬攻跟呆萌受,戳中萌点!

7L  4l哪来的傻白甜,红诗巨巨向来天然腐。他上一本的男主zzs了也不忘挂掉的boss呢

8L  曹刘大法好!

8L  ls策备不服来战!!!

9L  玄亮 is real

10L 卧槽,你们看新章了吗,竟然有炕戏!虽然后半截拉灯了,但是转型转得太快了吧

11L 不愧是红诗巨巨

12L 不愧是红诗巨巨+10086

评论(3)
热度(13)

© 番茄沙司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