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墙与墙之间爬行
杂食注意!

惊喜

言峰绮礼和他的两个爱人(一男一女

加入了私下的解读,有与原剧不符情节(俗称ooc

    她抓着他的手,带着生命流失所特有的冰凉和无力。然而与手上温度不符的却是她脸上的平静,丝毫不像一个即将被长久病痛逼至死亡边缘的人。他大脑储存着她身上绝症的各种记载,也曾在她身上观测到被折磨的痛苦与挣扎,此前从没有人有一刻如她此时的表现,准确来说是祥和。

    她说,你是爱我的。

    不,我不爱。他在心里反驳。

    她笑了笑,没再说话,表情依旧是那么安定。

    她自杀的那天他们又进行了类似的对话。他知道这总会到来,那个女人,或者说他妻子,终究会死去。医院近日的报告倒数着她的生命,她会选择这种方式了断倒是出乎意料,他微不可查地皱了皱眉。之后是按部就班的处理她的身后事,进行简单的葬礼,接受父亲与同事的慰问,并把女儿送去教会,然后在她的坟前放上一束绣球花。

――――――――

    那个男人在那场战争结束后由内而外瓦解崩溃,变成一个窝在家里晒太阳安享晚年的老头。最后在一次大概是去德国的外出后彻底被击倒,徒留梦想死去后的残躯。

    他甚至没有参加那个男人的葬礼。那些跟他每天打招呼的邻居和照顾他的所谓的亲友,没有人会知道他到底是什么样的人。干练的杀手和他的风衣与礼装一同被掩盖在过去,棺材里面只有穿着和服大叔的枯骨等待着腐去。

    所幸葬礼不是西式的所以也不需要神父主持。一旦要在大庭广众之下由他这个曾经敌人用真挚的语气与陈词滥调赞美,然后在一群认为他死于病魔的人面前代主宽恕,他就觉得相当好笑,就是不知道是这个场景还是棺材里的人更可笑一点。

――――――――

    他想到了在地狱中挣扎的妻子,还有那个悄悄埋下瘤并培养出复刻其意志继承人的男人。永远不要低估人带来的惊喜,他不禁笑了起来 。

    我是爱你的。他在体内黑泥咕噗咕噗的声音中想。

病痛中的紫阳花对4麻有吸引力,当时他觉得自己想亲手杀紫阳花而没有深究,然而夫人除了用自己死让美丽承认他爱他,其实还给美丽一个爱她的理由,自杀者不入天堂,即使她死后仍然是美丽爱她的(痛苦的)样子。

4.5麻觉得4.5切已玩坏就没怎么关注他了,没想到他还没放弃理想跑去圆藏山埋炸弹炸圣杯(然而没卵用五战提前)和把士郎养成正义味方(养出个和自己相似的家伙)(如果切嗣知道那得嘤嘤了…

快挂掉的5麻通过黑泥的上帝视觉突然get到了,然后觉得自己果然没看错人(。 

评论(7)
热度(7)

© 番茄沙司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