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墙与墙之间爬行
杂食注意!

三国 植丕植

还是来自三国男友三十题,私设有。

这次有点走题,情诗(?)应该也算信吧。

有点画风不对完全是因为我脑子里都是“翩翩我公子,睡下我能死?”【。

这cp子建太大手同人无路可走…其实我觉得子桓也是爱护弟弟的,但是我文力不足ry


21.信(植丕无差)

    都说三九岁寒天,这北风一刀又一刀地凌迟着大地,一如苍天的冰冷无情。

    曹植想起一年多前,哥哥来的那天正是早春三月,柳树抽条,在风里摇啊摇一下下挠在了他心里。他在房里把衣服理了又理,一时怕复杂不够整洁,一时又怕不能早早到门前迎接。终于他跑到了门前,默默等候哥的到来。

    那时的天色真好,他站在门外都能闻到春风带来远处的花香,还有草尖间清新的气息。然后他在阵阵南风看到了曹丕带着他的兵从远处走来,好一个翩翩公子。而之后的一切也像是在梦中一般,他又回到了过去,回到了一切还没发生的时候,兄长与他言笑晏晏,把酒言欢,他们仿佛还是当初的少年,他还能肆意地跟兄长撒娇,等待兄长笑着拂过他的长发。

    那晚的月色也真美,甚至勾起了他近年略微收敛了的心思。

    他在曹丕走后写了长长一篇文,命人张贴于城门,他总以为他们能修复关系。一切到底在什么时候改变?是在黄初初年的登基大典,不,应该是建安时候父亲问他是否有人代笔的时候就开始了吧。小时候他总想追上他的二哥,等他终于追上的时候却开始萌发出更隐秘的心思。他不再为等哥哥来陪自己研究书文而欣喜,他希望有一天他完美的哥哥能只看着他,只能陪着他。于是在那个醺然的夜晚,月亮以薄云掩面,星子目光迷离,一切都回不去了。

    我不后悔,他总是这么跟自己说。是的,到底他们都是枭雄的儿子,不争上一争又怎么甘心,更何况那些退路也早已被亲手堵上了啊。结果,崔氏不在了,德祖也离开了,到头来他还是只有一个人,当初的意气风发跟后来的苟延残喘,简直就是一场笑话。

    还好他还有哥哥。他的诗作了一首又一首,赋文一篇又一篇,终于等到了哥哥来雍丘,在融融春意中跟他见上一面。

    后来呢?后来他听到了窗外的的冰棱落下,伴随着皇帝驾崩的消息。于是他抬笔写下一封大概多年后才能亲自送出的信:

    “黄初八年正月雨,而北风飘寒,园果堕冰,枝干摧折……”


评论(1)
热度(15)

© 番茄沙司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