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墙与墙之间爬行
杂食注意!

当时只道是寻常(曹郭)

我终于弄懂了我的写文风格,大概就是单身狗坐看情侣秀恩爱【。
想想还是得标无双向,时间上有个BUG…

一开始,叫他去喝酒,其实贾诩是拒绝的。

作为降将,在人才辈出的魏营只要干好自己的差事好了,别的事也轮不到他操心,当然也是不许他操心,他只要乖乖呆家里不结交什么党鹏就好。然而一切故事都有个但是。考虑到自己当初挖了这么大个坑给曹操,再不好好搞好同事关系,估计他还没来得及献计就被咔嚓了。

更何况这个邀请的人还是郭嘉。

这个酒于情于理都得喝。

于是在一个春意阑珊的午后,贾诩登上了马车向身处繁华地段的郭府驶去,说起来,郭嘉的府邸还是曹操赐下的,以他的受宠(信)程度,在那说不定还会遇上曹操,他还是及早做好准备的好。

然而等童子迎他入园内,曹操他是没看到,满园杏花中倒是有他现在的一群同僚。

荀彧跟郭嘉相处得不错所有人都知道,虽然比不上郭嘉跟曹公的孟不离焦,但关系倒是比一般人好上那么一些。陈群跟郭嘉台面上是不对付,可到底是一个地方出来的情谊,再加上荀彧这个谦谦君子从中周旋,也不至于老死不相来往。既然陈群都来了,那么程昱、荀攸来了也好理解了。

问题是郭嘉他根本没跟他说会有这么多人来!

迎接他的是郭嘉笑着的脸,“哎呀呀,文和你终于来了啊,你来得太晚了,这场欢迎会可不能少了你这个主角!”

郭嘉这个人就是这么让人牙痒痒又恰到好处不容拒绝,他不知道他这时倒是和陈群心意相通了,陈群是被荀彧邀请来喝酒,路上又遇上荀攸才知道怎么一回事。杏花灿烂,春意融融,花下是正在对弈的陈群与荀攸,不远处是斗酒正欢的程昱,一旁是满脸无奈的荀彧。贾诩就着满园春色喝起了酒,都说与君子交往能忘却烦忧,默默看着这一屋子的温润如玉(除了过分闹腾的某人),也不由得舒缓了下自入曹营后紧绷的神经。

郭嘉多病,但是这院子里聚会该有的玩意一个不少,可见也是个会玩的。没喝几口酒他便被拉入投壶的行列中,一旁的荀家叔侄手谈至终盘也凑了过来,一时间院内欢声笑语,不知惊起多少鸦雀。

————————————————————————————————————————————

曹操进园后看到的就是这么一个场景。

他本来是想到尚书台找荀彧的,只是出门才想起今日休沐,他的荀令香想必是回家去了,难得休息他也不好拿事情打扰他。这时候就顿时就显出有个好知己的的好处来了,马车在短暂停缓后哒哒地改道往郭府驶去。

他来找郭嘉向来是不用通报的,他马车还没到门口,郭家的下仆一听马蹄声便道一句,哦,曹大人又来了,赶紧开门去。只是今天到底有点不同,往日守门的人少了俩,估计是后院里郭嘉有聚会了,他便轻车熟路抬脚往园方向走去。

还没等他进去,便听到一阵叫好的声音,他倚门一看,原来是文若投壶来了个连中。长文与有荣焉连声道贺,奉孝在一旁拉上贾文和兴高采烈地让他也试试,仲德挽袖正要露一手,连平日里不苟颜色的公达也面露喜色。

微暖的南风摇曳这一树树的杏花,吹起这满枝的柔软粉白,也拂过他的心头。一时间他也跟着笑起来,脚下也可欢快地走向他的好谋士们。

————————————————————————————————————————————

“文和,你还记得那天我们在奉孝院子里喝酒的事吗?”曹操坐在院子里举着一壶温酒说。

贾诩没有接话,因为他知道曹操这个时候其实并不需要有人回答。

“我还记得那天的杏花被风吹得满院都是,煞白煞白的,可惜不是桃花,不然就是人面桃花了。那时候我还跟奉孝说,如果等以后攻下袁本初,取下荆州,带他坐车去看看南方的花有什么不同,我会给他多垫上几层,这样他也不用担心那边的湿冷了。再有休沐我们可以就着那花儿下酒,玩上几把投壶,多好啊!”

曹操那时总觉得郭嘉的病是会好的,或最多拖个十年半载来痊愈,即使他病起来也像疼起来要命的偏头痛让他心疼。一切都会好起来,包括袁绍,包括江陵,也包过郭嘉。

“只是奉孝怎么就走了呢?”

想起那张因病而苍白的脸,眼前稀拉的杏花模糊了起来。

杏花依旧,可是他再也看不到那个人了。

评论(2)
热度(7)

© 番茄沙司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