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墙与墙之间爬行
杂食注意!

[黑枪主从]后来

fa联动这周的心情犹如过山车

今晚结局出来以后一口气把硬盘的be脑洞全删了

打鸡血写出来的东西,不要管bug啦

是重生后FA里族长壮大延续了家族大公不当吸血鬼,中间细节上发生了什么我也不知道【。

ooc属于我,他们属于型月,属于彼此。


达尼克自认自己不是什么责任感过于充沛的正义伙伴,作为图里法斯的管理者,及时审查每月的综合报告已尽了名义上领主的责任,剩下的就拿来给下属练手,至于巡视街道这种事更不需要他亲力亲为。然而这个夏日的黄昏,他站在通往城外的街道,这件事的发生说明事态之异常。

事情起源于上周的报告,城郊的几例失踪报告,人造人汇报里略微提及城外湖水的异样,结合炼金仪器测出的魔力浓度波动,证据纷纷指向城西那片湖。派出去打探情报的鸟型使魔被打落,只是手法过于低端,稍微一检查便发现了魔术师的手脚,这足以构成对魔术名门千界树的挑衅。

皮鞋敲在石板路上发出的声音被两旁民居里的热闹所掩盖,普通人家餐桌上的灯光透出窗户,却丝毫没有让正在行走的男子染上暖意。他披着漆黑的斗篷走出城门,只身向目的地走去。湖那边的事必然与千界树有碍,不然也不会挑选在小辈们都去时钟塔交流的时点发难。是我这个族长近来太低调了吗,什么东西都开始伸手入图里法斯领土,不过自从那件事后……

破空的攻击打断了思考,他张开防护挡住一片魔弹,借由术式反弹力度转身身避过下一道攻击。这下足以让他确定埋伏,毫不犹豫向右前方扔出腐蚀魔术。三流魔术师被迫从灌木滚出,露出充满皱褶的手臂,那是用某种方法续命的痕迹。达尼克曾与研究类似魔术的魔术师交手,那人手法十分刁钻,最后他的各部分被分别放在家族几个研究室,这人在被榨干价值后也不会例外。一边借由魔术对攻解决湖边的魔术陷阱,一边从对方的魔术手法观察其师承,果不其然是一脉相承。多余的动作太多,这与魔术完成的攻击力不符,是魔力量的问题。达尼克面无表情地思考,手上悄悄变换手杖的角度,放出使魔飞向湖心。

使魔靠近的瞬间,本来有着几点萤光的湖水顿时变得漆黑一片,沸腾的湖水把使魔吞噬,魔力断开的瞬间几个熟悉的人影在眼前略过,回防的动作不由得慢了半拍。与此同时黑湖出现一股引力,身体在空中划过一个弧度,他不受控制地往湖中摔去。原来如此,真正的攻击需要发动条件,故意毁坏“小鸟”是为了诱使再次放出使魔,湖既是诱饵也是攻击。确实是精妙的设计,可惜不是无法解决。落水的一瞬,他任由漆黑的湖水从两旁盖上整个躯体,寒意透过湿透的衣服从皮肤钻进身体,即使在夏天也冻人到透心凉。太黑了,萤火完全穿不过充满魔力的湖水。这是前所未有的安静,水把岸上的喧嚣隔绝在湖外,耳边只剩下水流的声音,如果不是还需要寻找爆破节点,他也享受这片刻的宁静,清醒地望着着越来越远的湖面,任由身体往下沉进一片黑暗。然后,他看到了一轮满月。

指节分明的手破开了湖面向他抓来,白皙的手掌带着月光深入水底。谁能想到呢,谁也不会想到。达尼克控制不住微笑,借着光亮,他一手将手杖砸向水下的术式节点,另一只手攥住那只带着体温的手腕,一把拉过来。对方显然没能料到这种意外,猝不及防被拽下。落水和术式崩毁的声音打破了平静与黑暗,来人金与绿的长发飘开来,漆黑的风衣扬起,月光照进湖里打下水波变换的纹路。达尼克看着对方先是皱眉而后又变得无奈的表情,始终没有压下嘴角。月光真是温柔啊,他不禁拨开了对方的前发,仔细端详,用眼神描绘他越来越近的眼睛鼻梁双唇。

然后唇齿相接。

氧气从紧贴的双唇缓缓渡过来,他拥上对方,发挥八枚舌的特长侵入过去试图掠夺更多,细密的气泡从两人唇舌相接处漏出来。他头皮感到轻微的刺痛不由得停下动作,接着就看到对方拽着一缕蓝色的卷发一脸不认同。达尼克眼神示意,就当这是久违地接触生命之源的人小小的失态吧。

回到城堡后已是后半夜,人造人接到命令后过来收拾术式的残留。那个魔术师全靠湖中的术式续命,在破坏节点后就失去行动能力。他所谓的转换身体实质只是提炼生命力,尚未到达灵魂的层次。至于术式某些构成让他多了些跟时钟塔谈判材料,这又是另一个层面的问题了。

不过这些都不是目前最重要的事。

达尼克敲了敲房门,无论答案如何他都将接受那个结局。

木门应声而开,一个高瘦的身影坐在阳台的铁艺椅上,身上的衣服已换成他熟悉的套装,胧月洒落在他半干的头发上为他镀上了一层梦幻的色彩,完美得不像真人。

达尼克倒过两杯红酒慢步走过去,猝不及防撞入一双澄黄的眼睛,他听见自己的声音颤抖而坚定地说:

“好久不见,领王。”

——

写到后面总觉得bb在天上看直播……

其实一开始只想写大公捞族长和最后一句话,为什么要铺垫这么多欸

评论
热度(19)

© 番茄沙司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