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墙与墙之间爬行
杂食注意!

[黑枪主从]某个不知名的小小梦

*混杂着原典小说野史的各种大公(身边(死)的人)
*还有各种脑补
*ooc可能有,慎
*题目来自人柱アリス,文跟歌世界没什么关系(大概(。

*
空气在身边呼啸,眼中是橙黄的天空和逐渐远离的古老塔顶。

他在坠落。

无论如何尝试都无法控制的身体与魔力,还有心口无法剥离的悲痛,一瞬的无措后,理智立刻让他反应过来,他的意识大概是同步了什么人的残留。泪水溢出眼眶又被风带走,未等他试图通过泪眼婆娑之人眼里的高塔与飘扬的裙角分析时代背景,这个人忽而侧过头去。他看到了一骑轻骑奔驰而来,夕阳为他血染的盔甲镀上了金光,盔甲人的到来在身体的主人心中投下一颗巨石,重逢的喜悦和哀伤不断冲击着脆弱的身体,心脏激动得快要跳出胸腔。

下一秒全身被冲击得剧痛,恍惚中有谁呼喊着拥抱上这具身体,眼睑上有谁滴下的热泪渗入眼睛。

*
睁开眼时,又是一片黄昏。

然而自上而下从喉中穿出的尖锐木桩向他说明,这具身体亦命不久矣。不同于上次落地瞬间的疼痛,贯穿伤带来的痛苦在撕咬他的意识,破了大洞的肺部是块充满血的烂海绵,完全失去了呼吸机能,每一次缺氧下意识的吸气都是在撕扯胸腔内的烂肉。身体的主人试图用手攀扶着什么,可毫无方向感的晃动只能让血液更汹涌地喷出。耳朵巨大的嗡鸣声里夹杂身边无数人的哀嚎,视野内的一切因痛苦扭曲,血色的天空下,他甚至分不清眼中的黑点是成群的报丧鸟还是眼球上的血块。

痛,痛,痛。

重伤的人逐渐失去力气,头歪了歪。意识消失前,他看到了荒原上条条穿着人形的木桩,以及唯一站立者逆光的身影。

*
再一次,这次袭来的是五脏六腑的绞痛。

毒药从内部腐蚀着身体,腹部的刺痛让人抽搐着趴伏在地。过低的视野内有一双少年的赤足,修剪过的圆润又粉红的指甲和脚上斑驳的伤痕矛盾地整合在一起,中毒者猛然向前抓住洁白的脚踝。临死前的挣扎虽然不能救命但总带着同归于尽的可怕,年轻人一下子无法抽离,于是蹲下身,用力掰开脚上一根根手指,留下红得发紫的指印。

颤抖的视野挪到少年的脸上,这次他终于看清。金发少年微微低头,月光下闪耀的十字架从形似唱诗班的白色长袍里滑出。视线沿着银链游动,犹如淤泥下的蛞蝓粘腻黏附在少年颈脖之间,他感受到这个将死之人心中除了恨意以外,还涌现着不合时宜的肮脏欲念。少年猛然抬头,一掌掴过来,深中剧毒的人生生受了这一巴掌,笑着咳出一口混杂着组织碎片的血。脸上的火辣在逐渐加剧的腹痛下来得微不足道,他听见身体的主人以古老的语言发声,

“你会下地狱的。”

少年倏而站起,下意识拽紧胸口的十字,金色的眼睛是惊慌和憎恨。

他的意识再次模糊,少年远走的背影伴随着身体的主人发出带着腥气的笑声逐渐沉入黑暗。

*
映入眼中的熟悉床帘和天花板,他醒过来了。

魔术师不常做梦,如果不是昨晚稍微有点过头,贪吃的家伙也无法乘虚而入。虽然以冠位来说打跑这种程度的并非难事,但是要看见那人更多阶段的样子还是得遵守规则。达尼克看着熟睡的枕边人,把玩起对方一缕金发,果然如梦中见到的那样手感极佳。

不过思念也好怨恨也罢,乃至半吊子的诅咒,这些缠着不放的都消失在历史里了。他暼向窗帘漏出的晨光,俯身咬向对方的红唇,直到对方微恼着睁开眼睛。

而我,拥有现在和未来。

…………………………
第一个是自杀妻子,第二个是被穿刺的人,第三个是人质时期江湖传言的黑历史,私设大公lily成长反杀。
族长你这个flag王(。说不定下一秒就因为用“八枚舌”式唤醒方式不当被大公揍了(。

评论
热度(14)

© 番茄沙司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