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墙与墙之间爬行
杂食注意!

[罗曼中心]

有关罗曼在迦勒底发生的小事
有剧透,圣诞之前毒奶一口
第二人称,巨ooc

你叫罗曼。

不由传统的结合而生,是借由魔术奇迹降生的存在。

迦勒底人理监测研究机构是你此时所在地,也可能是以后一直要呆的地方。研究员间的互帮互助,让你逐渐熟悉了这个陌生的机构。你努力吸收着各种信息,是对知识的渴求,也期望能为这里贡献一份力量。

这间研究所里除了研究人员,还有各种人形使魔,从者们有的看似各司其职有着各自的领地,有的无所事事,却充满着好奇心与热情。绿色卷发的青年充满活力的话语里有着惊人的槽点,讶异的眼神并不能阻止他说出令人苦恼的话,只是偶尔,他的话中带着一针见血的犀利,冷静的眼神让人不禁怀疑他平日的插科打诨是否有着更深的含义。同时代的黑肤兽耳的女子是位知性的美人,第一次看见她的时,你被她毛绒绒的兽耳和温柔的气质吸引,而后又为她深情而哀伤的眼神心中一丝钝痛。你不知道与素不相识的她是否存在着奇妙的因缘,但是见面彼此下意识的远离和不自觉亲近都让你倍加困惑。你的窘境很好地娱乐了某位金发红瞳的王者,青年给你留下一声意味不明的短哼,年幼的递来一本以色列名篇,笑嘻嘻地跑掉了,年长那位捧着文件上下打量你,嘴里说着“没想到口味是相同的”一边翻阅一边离开,只剩下你留在原地似懂非懂。

除此外这群人里还有着各种奇妙的存在,置身其中如同踏上某个荒诞派歌剧的舞台。咖啡角里,编写迦勒底各种神奇出版物的作家座谈会是这群人为数不少的固定聚会之一,顶着“好友儿子”身份参加的复仇者终于忍不住缺席,作为书本的童谣便拉来一旁正在吃午后甜点的你来凑数。然而两位有点恶趣味的作家系从者一唱一和地又一次在讨论中把新刊的结局带进了死胡同,哥特小女孩眼泪汪汪地看过来,哇哇喊着拒绝悲剧。萝莉的眼神向来是一种天然的杀伤性武器,旁观着的你捂着砰砰的心脏加入了这次研讨,于是这次故事在一个奇妙的思路下拐回了True End,可喜可贺。而后在这次莫名其妙的与会经历后,你突然被告知自己成了“保护萝莉与HE协会”会员之一——顺便一说,黑胡子是这个奇怪俱乐部的会员之一。虽然不太清楚这里的准入机制,也不太想知道这个协会有什么奇怪的宗旨,但是赞助商兼厨房掌管者卫宫在会上提供的小草莓蛋糕实在是好吃,本该在“被加入”的第一天就退会的你神差鬼使地留了下来。

在又一次迷之主题的例行会议上,出现了一个生面孔。据老成员介绍,这是HE协会资深会员,专门出没在各种冒险故事中为Happy Ending添砖加瓦,你听到有人小声反驳那种结局算什么好结局,于是一场新的辩论就此产生。你啃着茶点津津有味地听着他们讲起各种各样的故事,争论着对HE的定义,不知不觉间脑子里也开始翻出在迦勒底看到的各种书籍和游戏的结局,思考起好结局的意思。正如“一千个读者眼中有一千个哈姆雷特”,而这一千个复仇王子可能都不是莎士比亚脑子里的样子。你咬着叉子,不自觉嘟囔出声。

“好结局是满足读者价值观的结局吧。但是对于故事里的人,这真的是好吗?”

人群中那位陌生人似乎注意到这个角落散发出的疑惑,突然扭头看了过来,他的头发在背后凌乱披散着,随着主人动作而晃动出七彩的光芒,在眼前闪出一片动态模糊。

“你觉得,主人公觉得好就是好结局?”动态模糊向你发问,“那么如果故事里的人觉得自己不配得到幸福,你依然觉得那种选择是对的吗?”

你支吾着,少有地感到犹豫。只是未等你将回答说出口,对方就先行总结到:“嘛,不过对你而言,还远远没到结局的部分吧。”

你终于看清了他的正脸,他表情明明是舒心的微笑,然而你只看到笑意浮冰一样飘在表面,紫罗兰色的眼睛像刚玉晶莹又似有千语万言,可仔细看来它们又确实一如宝石般剔透而无机。

这个表情实在十分熟悉,熟悉到你在午夜梦回时屡屡出现。你无数次在镜子里看见的表情,是某个不属于你的过去曾埋葬的样子。

你叫罗曼。

从召唤阵中睁开眼,你看到的便是黑发青年藤丸立香内心与其惊喜表情不符的悲伤。源自第三法的“奇迹”,集合迦勒底魔术师们的思念,诞生于迦勒底的从者罗马尼·阿基曼,以此纪念一个又可怜又伟大的家伙。

你是罗曼,你又不是罗曼。



一点写不上的小细节:
1. 伯爵翘课座谈会会去参加extra职介的神学研讨会
2. 莫扎特也有一个预留的位置,但是他通常都在跟玛丽喝下午茶
3. 红A是为了防止萝莉与he协会/删和伊莉雅/删搞事才加进来的
4. 所罗门灵基已炸所以没有原始本就没有分灵投影,罗曼身份的话,他的知名度不够广之前也没跟阿赖耶签约,理论上是召唤不出来的这个大家都知道(也许ccc那边的方法可以,先奶一口)。立香例行召唤时,圣杯刚好接收够研究所里庞大的思念而捏出来医生,所以是个被灌输了与医生有关记忆,又有与医生相同外貌的人。

评论
热度(11)

© 番茄沙司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