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墙与墙之间爬行
杂食注意!

迦勒底后日谈0

族长去考察迦勒底的老梗
幼化,心智少年时期,也就是还没听说那个预言的时候,私设普雷斯顿是母族名
cp黑枪主从
【删】赶在第二部打脸之前发出来
大公还没出场(公:并不想出场谢谢)

研究所位于几千米高峰里,常年的风雪阻挡了无数人探究的脚步,不过这些人显然不包括一些一心研究神秘的魔术师。达尼克迈出舱门,雪花一下子被风糊在他脸上,他沉默片刻看着少有故障的礼装,默默打开备用的防护术式便向早已准备好的转移装置走去。阿特拉斯家族的小辈实在天真,御三家在第三法的研究上花了这么多年时间,而今终于出现成功案例,老家伙们怎么可能不来分一杯羹。这次被爆出系统故障的丑闻,47名御主背后的家族势力立刻就有了介入的理由。要跟一群豺狼打交道只有比他们更聪明,博弈之下的两相僵持,终于不枉他的筹划让千界树得了这么个好处。

作为时钟塔特派的巡访人员,他做好了面对各种情况的准备,然而实际的情况比想象来得有趣。接待人员的欲言又止,到处遮遮掩掩的形迹,最令人意外的是唯一存活的第48名御主,一个彻头彻尾的外行人,比奥尔加玛丽还要来得好懂,这让他不由得放松了一丝警惕。抿下一口咖啡的时候,他还在计算着如何从男孩嘴里套出些什么,突如其来的疲惫感却一下子涌上来淹没了他。不可能,明明……对了,防护礼装……

*

“怎么办,要是这个人再变不回去,魔术协会会追究到底的吧,那玛修跟大家的事就会暴露了。达芬奇亲!求你快想想办法!”

10分钟之前,藤丸立香正绞尽脑汁应付时钟塔特派员的询问,忧虑着被挖出玛修的问题,又担心不小心泄露了特异点的秘密。万万没想到,一阵急促的敲门声后,他所要担忧的方向便转了个180度的弯。

“前辈,P先生他……”

开门的瞬间,长期被阿尔托利亚们环绕带来的直感让他寒毛直竖,玛修的后半句话与背后的巨响一同传来,他心里突地一跳。

“……把他的新药混到咖啡里了。”

立香僵硬地回过头,打翻的咖啡杯还在桌上滚动,特派员的椅子上却只有一个不自然的衣服堆。他唰地一下跑过去,扒拉开一层层繁复的衣物,一个陌生的小孩昏睡在里面,只有被扎着的蓝绿色卷发证明着他的身份。

这就是他们现在扎堆在医疗室的理由。缩小了的千界树族长被换上了小花花睡衣安静地半躺在病床上,身上的贴片把采集的信息沿导线输送到分析仪,配合着对方苍白的脸色,乍一看是什么惨无人道的实验现场,丝毫看不出病床上的人原本该是只谈笑风生的老狐狸,不对,现在该叫小狐狸了。技术人员紧张地测试着各种数据,立香也抓紧时间“审问”涉案人员,据罪魁祸首霍恩海姆交代,他只是“碰巧”听到有魔术协会的人要来,“碰巧”手里还有上次实验的余料,又“碰巧”忘记关实验室的门,绝对不是故意让凯撒在咖啡里加料以便于物尽其用的。立香听完几个从者七嘴八舌拼凑出来的真相不由得一阵胃痛。隔壁岩窟王跟作家们茶话会的饮料早就换成了浓茶,无不暗示对方有所预料,此时他们正关着门嘀咕,立香暂时也无法去关心小沙龙的秘密,他正盯着显示器,同时祈祷着大佬们不要玩得太过火。

“前辈,结果出来了。”玛修向他走来,“根据仪器分析,这次的意外跟贞德alterlily的情况类似,只是由于从者跟人类的差异,还需要进一步观察来采集资料,但是可以肯定的是他这个情况是可逆的,达尼克先生大约会在一个月内慢慢恢复回去。”

“辛苦你了玛修。”幸好幸好迦勒底还有靠谱的人员,立香忍不住摸摸玛修的头。

“能帮到前辈,我也很开心。”玛修害羞地低头。

“他快醒了!”研究员的高呼戳破了一室粉红泡泡,少年只能把对这位深得罗曼医生真传的人士进行谴责抛诸脑后,拉上少女的手向病床走去。

小孩眼珠在眼皮底下滚动了两圈,慢慢张开了双眼,深紫的瞳仁里是一片茫然。“你还好吗?”立香小心翼翼地问,看着对方带着婴儿肥的脸蛋,他的声音也不由得软了几分。

“我……感觉有点脱力。我记得,睡之前明明是在自己房间。请问……这里是什么地方呢,大哥哥?”

“这里是魔术协会下的迦勒底人理保障研究机构,嗯……因为一些意外,你需要暂时在这里呆一段时间,等你的身体恢复好后就能回去了。”

达尼克环视了一下周围,歪头思考了一会儿,抬头扑眨着眼睛看着眼前的少年,“好的,那么立香哥哥,你能给我介绍一下这里吗?突然来到这里……稍微有点不习惯。”

立香心里长舒一口气,开始给他介绍了一下迦勒底的工作范围,聊起了对方的背景。他不会说在对方开口的刹那差点以为对方会说出我是谁这种经典狗血台词。年幼的专员看上去比成年后的好相处多了,少了几分咄咄逼人的威势,外貌上的优势便一下子凸显了出来,然而年龄的减少并没有抹去他被培养出的优雅,反而让人觉得这个彬彬有礼的小孩分外可爱,与他的交流也变得有趣起来。不过,立香在离开病房前想,我有告诉他名字吗?

评论(4)
热度(14)

© 番茄沙司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