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墙与墙之间爬行
杂食注意!

即使号称不能复活的冬哥都能在亲后爹的不懈努力,打入内部,达成理想,那罗马尼应该也能复活的吧,反正蘑菇就爱吃书…………做了一个pk掉社长迎娶蘑菇复活所罗门的美梦(然后被老虚ntr了(cry))【。

[麦藏]阳台

清水甜,起名废

这个半藏不太冷,这个麦爹有点逗

脑洞来源于“意大利同性恋合法化,政府下令所有用于举办婚礼的公共场所都应接纳同性伴侣,包括知名的罗密欧、朱丽叶约会的阳台。”

显然这是8月开始写的文拖到现在


半藏在软垫上正襟危坐。

这是个难得的晚上,小队刚结束一个小型的任务,零伤亡。新任务还没发布,他们打算在任务点停留一晚,明天一早再飞回基地,总体而言,这是个好时间。然而对半藏来说却不尽然。明天,就是那个日子了。十年前的那日,他手刃了他仅有的至亲,而不久前,奇迹又把人带回他的面前。虽然加入OW已经一段时日,他们的关系算是有所缓和,但这并不意味着半藏在面对源氏时能够假装一切如初,毕...

麦藏 片段1

小学生文笔的傻白甜,OOC怪我

(并不存在的)前文是(刚从病床起来的)麦克雷去坟地给(他以为的)半藏墓(悲痛地)追忆和告白,结果从墓碑后面钻出了一个小孩。

“所以躺在那里的并不是你,而现在这个才是你。”麦克雷双手举起三头身的小孩,盯着他陌生又熟悉的脸,与竭力平静的语气相对的是他混杂着欣喜兴奋惊吓而扭曲的表情。

“…最后一次,麦克雷。是的,我是半藏。但如果你再问一次,我不介意让你直接感受一下。”小孩挥了挥左手,虽然整只手都是肉肉的,却丝毫没减少他行为的威胁性。缩小似乎还把忍者的耐性带走了一部分,麦克雷毫不怀疑如果他再问下去,就会有东西砸过来。

是的,眼前的小孩就是守望先锋的狙击手、他的队...

破车

麦藏,开车使人快乐,要快乐就开车

囚禁play,有黑化,必然有OOC

麦爹卧底到敌方骗了半藏过来,在完成任务快暴露之前掩护着把半藏放了

分割线前麦爹还是白的,分割线后自由心证


终于能上电脑,来个链接

http://weibo.com/p/23041813e8d4a630102wbr8?from=page_100505_profile&wvr=6&mod=wenzhangmod

7-11已补档

[Evanstan](没想好题目)

首页又看到桃摸包胸,话说桃总你不觉得有点硌手吗……于是有了这篇文

Evanstan,带点盾冬

轻松文,为考试攒人品

有ooc也可能有雷,慎入

暴烈的太阳把片场照得一片花白,不得不说Sebastian确实也是个专业的演员,那天早晨到傍晚他都穿着那件厚实的战斗服装。这也就导致了下戏简单收拾过以后,他还是缓缓散发着热度。Chris给他拿过一瓶饮料,毫不意外地收获了一个微笑。他没意识到自己一直紧盯着对方覆着薄汗的脖子和上面因吞咽而上下颤动的喉咙,直到Sebastian向他叫了一声并咧着嘴表示,如果他真的舍不得这瓶饮料他可以给他还回去,不过只有瓶子。Chris一只手环过去,顺势假装要抢回去,以后

[盾冬]The line between us

-MCU盾冬,存在一定ooc

-除了红绳子是超自然产物,其他都基本遵循MCU设定


1

    十六岁的詹姆斯巴恩斯做了一个梦,梦里一个老头巴拉巴拉在他耳边讲着什么,甚至比玛丽家农场的母鸡还要吵闹。他好不容易听到了最后,老人拿了一条红色细绳作为听他唠叨了半天的报酬,好像是只要系上了绳子就能让两个人永不分离,他在迷糊中胡乱点了点头,结果下一刻他家跟史蒂夫一样坚定不移的闹钟就爆发出了响声。该死的闹钟!磨人的梦境!巴基恨不得把自己埋葬在柔软的枕头里面,然而今天是他跟家人结束对舅舅的拜访,一起回布鲁克林的日子。他顶着一双黑眼圈,依依不舍地结束与棉被的...

叉冬脑洞存档

叉冬就像烟花,终于不再被嘲笑拉郎,却在一瞬间的爆炸之后灰飞烟灭,各种意义上的爆炸。

本来被weepy这滤镜剧透炸出了脑洞,写了一点,看完正片发现冬兵性格应该更开朗一点,而且也没心情写下去了,明天二刷希望能转换过来吧……

脑洞大意是,茶菇从医院逃出来的路上遇上冬兵,然后一起跑路。记忆不完全的冬跟他住了一段时间,慢慢适应现代生活,一起去超市买菜什么的,居家feel十足。偶尔茶菇看见冬兵在收集记录什么,有所猜测,但从不不过问。

冬兵受刺激失控,茶菇想压制,然后掉下来摊开的本子让他冷静下来,冬兵告诉他想起了一些事。比如记忆里总有一个金发矮子,比如二战时期瞄准镜里的高官,再比如左拉,击杀科学家的任...

Goodbye

盾冬,队三彩蛋剧透注意
太忧郁只能靠上映后三刷治愈
后大半写给冬哥

他们的联系从此戛然而止,在经历过大部分人一生都不会全部涉足的相依为命半生分离以及误解通缉追捕后,尘埃落定,又一次别离。

短短几天品尝过失而复得同甘共苦的美好,这种甜蜜此时却变成了痛彻心扉的毒液注入彼此体内。

难过。

然而这是一种具有安定感的难过。

虽然从此不再相见,但是在沉睡的你梦中,他一直都在,因为与孤身一人在实验台时不同,你知道他还在外面,等你。你不再是一人,不必独自背负所有,而你亦不需担心他再次因你而陷入泥潭。梦中所有的悲伤和快乐都有他的存在,而这所有能够与他再也无关。

他也将在这份别离中得到解放,沉重的内疚会随

很普通的一个剪辑,硬要说的话就是《艺术人生帝专场——大和最高统治人口述心路历程》。含弟弟和右近卫大将奥修特尔视角,以及图国公主久远亲(?)情出镜。说是这样,但也只有两分半左右,亲情也好脑补成bl也行……bgm: EGOIST-All Alone With You/林俊杰-一千年以后/戚薇-如果爱忘了。

差点一脚踩入兄弟cp,18话挽回信仰,坚定奥白不动摇!

1 / 5

© 番茄沙司 | Powered by LOFTER